好醫師新聞網 - 長照人力缺口近百萬 你我老了怎麼辦

2016-12-09 14:32:12

好醫師新聞網記者吳建良/台北報導

根據國際失智症協會(ADI)統計,至2020年底,全國因失能需要長照的65歲以上人口約有60萬人,因失智需要長照者更會超過30萬人。但是近十年來,曾受過長照訓練的照護員,卻只有10萬5千人,實際投入長照工作的更只有2萬6千人,長照人力嚴重不足已不是新聞,歷任政府長期忽視長照人力培訓責無旁貸,民眾對長照工作的刻板印象更是造成人力短缺的絕對因素。

長照計畫上路至今已經推出2.0版本,隨著社區、機構及醫療院所的投入,讓長照成為目前最夯的產業;要取得居服員資格,除了通過體檢外,還要接受照顧服務職前訓練、實習至少90小時並通過考核取得職前訓練結業證明,每3個月至少必須接受在職訓練一次,主要任務是協助照顧失能者或老人,避免身體功能退化,受訓結束且考試合格取得執者的照護員,上線後每個月大約有三萬元左右的待遇。

長照系統可分為居家與機構兩種,政府目前推動長照2.0主要是建構社區的長照系統;然而對於受照顧的長者而言,在自己熟悉的環境中進行照護,對於失能或失智者的病情會更有幫助,只是居家照護需要一對一,而機構照護則是一對多,在長照人力嚴重不足的情況下,機構照護是不得已而為之。

國內目前對長照人力的訓練大多是依照衛福部所訂定的準則實施,但是政府並沒有規定必須要通過訓練才能擔任照護員,在人力短缺的情況下,只要有人願意,就能分配到工作。然而照顧工作看似簡單,其中卻仍有諸多專業技能需要培養,不論是受照顧者是失能或失智,都各有不同的照顧方式。

投入長照市場已經11年的國內某製藥大廠轉投資的長照服務系統副總陳佳雯表示,受照顧者中,一般或失能受照顧者與失智者的比例大約是6:4,兩者各有不同的方式和原則,失能者只是暫時或永久失去行動能力,但是智力與意識都非常清楚;而失智者則是有時意識不清、時空錯置,有的甚至會因此而產生身心症狀,照護員除了生活起居之外,許多時候擔任的是陪伴和守護的工作,而且常常還要扮演心理師的角色,對因失智而焦慮或懆鬱的長者進行安撫。

陳佳雯說,國外與台灣經驗截然不同,以北歐國家為例,他們高齡者平均臥床為2週,我國的高齡者平均臥床卻是7年,不論是失智或失能,臥床期間的照護都會嚴重影響患者的生活機能和生命尊嚴,受過嚴格和專業訓練的照顧員除了提供生活照顧,經常還要陪伴長者前往醫院看診,長照人力未受重視,就是因為目前有大批的外籍看護取代專業人力,事實上外籍看護對於失能者或許能滿足基本照護,但是對於需要陪同看病、安撫的失智者,卻完全幫不上忙,有憂鬱或焦慮的失智者,在無法和照顧者溝通的情況下,往往會讓病情更嚴重,加快了疾病的進程,這是再多錢都換不回來的。

 

延伸閱讀

喘息服務

「喘息服務」─別讓照顧者,成為下一個需要被照顧的人 高醫醫訊護理學院高齡長照碩士學位學程劉宇真碩士生 好醫師新聞網編輯部/整理報導 陳太太照顧家中中風、中度失能的公公以達三年之久。原本剛退休的她,才剛開始想要好好過自己的退休生活,現在因為公公中風失能,照顧的重擔又落在她身上。原本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