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醫師新聞網 - 研究證實:憂鬱、焦慮恐引發下泌尿道症狀

2019-06-12 15:35:33

好醫師新聞網記者張本篤/台南報導

48歲已婚女性,因為失眠問題在一般診所拿藥覺得效果不佳,詳細問診後,發現吳女士不僅有焦慮症狀,也有夜尿及尿失禁症狀。一般人可能以為大腦跟膀胱看似沒有關係,八竿子打不著,但真的如此嗎?奇美醫學中心精神科與婦產部婦女泌尿科的聯合研究,卻意外將此一疑惑.謎團揭開。

憂鬱症及焦慮症是最常見的輕型精神疾病,而且兩者常常一起發生,台灣憂鬱症與焦慮症合計的盛行率估計約24%,常因為壓力引發,但也有先天體質因素。此外,憂鬱症和焦慮症常跟一些慢性身體疾病有關,這些共病會對預後有更不良的影響,也會進一步惡化生活品質。

下泌尿道症狀(以下簡稱LUTS)的社區盛行率約12-18%,其症狀包括-

(1)儲尿症狀(Storage):尿液還在膀胱時期出現的症狀,包括失禁(incontinence)、頻尿、夜尿、尿床等;

(2)排尿症狀(Voiding):排尿過程中所出現的症狀,尿得很慢、斷斷續續、排尿疼痛、尿到最後滴滴答答(terminal dribbling)等;

(3)排尿後症狀(post micturition):尿完就覺得尿不乾淨;

(4)其他:性交疼痛、骨盆腔器官脫垂、生殖泌尿道疼痛、反覆泌尿道感染等。LUTS的成因其實為多重因素,包括年紀、神經系統、血管系統、免疫系統及內分泌系統等。近幾年來更發現心理因素也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尤其是伴隨壓力而來的焦慮/憂鬱可能是影響LUTS的產生、發展及延長病程的重要因素。

反過來說,LUTS對生活的影響包括干擾日常作息、經濟花費以及情緒面等,這些可能造成長期的壓力,進而產生焦慮/憂鬱症狀。

這些憂鬱、焦慮與下泌尿道症狀之所以會有相關或因果關係,在生理層面也有一些可能的解釋,比如說透過血清素及正腎上腺素相關的神經內分泌系統,以及下視丘腦下垂體腎上腺(HPA axis)的神經免疫系統,來交互影響。

以臨床經驗來說,抗憂鬱劑不僅只對憂鬱/焦慮有效,也可以改善一些疼痛及身體症狀,比如說壓力性尿失禁。研究顯示:抗憂鬱劑可能是LUTS的危險因子;血清素系統可能和LUTS的發生病理有關;抗憂鬱劑可能對LUTS的治療有效。

基於現今對憂鬱、焦慮與LUTS的了解不夠完整,其關係相對也仍未有定論,因此奇美醫學中心精神科主治醫師黃隆正及婦產部婦女泌尿科主任吳銘斌兩位博士連袂在這幾年展開一系列的聯合研究。

研究(一)以台灣健保資料庫分析2001到2009年的2萬3千位就診LUTS個案發現,有LUTS的個案同時罹患憂鬱/焦慮的比率為11.5%,遠高於沒有LUTS個案的5.7%,其勝算比(OR)分別為:憂鬱2.05,焦慮2.19,憂鬱或焦慮2.14,憂鬱及焦慮2.56。

研究(二)以台灣健保資料庫分析1999到2011年1萬7千位就診LUTS個案、4萬6千位就診焦慮個案、1萬9千位就診憂鬱個案,追蹤至少3年發現,LUTS個案後續罹患焦慮及憂鬱的危險比(HR)分別為2.12跟2.03;焦慮症後續罹患LUTS的危險比(HR)為2.01;憂鬱症後續罹患LUTS的危險比(HR)為2.37。

以上的研究結果已分別刊登在兩個國際知名期刊:2015年的精神科研究(Psychiatry Research)及2017年的心身研究期刊(Journal of Psychosomatic Research)。

奇美醫學中心精神科黃隆正及婦產部婦女泌尿科吳銘斌兩位博士級主治醫師的系列研究證實了憂鬱、焦慮與LUTS不僅有共病關係,而且為雙向的因果關係,其臨床意涵為:(1)憂鬱焦慮導致LUTS;(2)LUTS導致憂鬱焦慮;(3)兩者有共同致病機轉。

這樣的發現提供「腦-膀胱軸疾病」(Brain–Bladder Axis)理論的一個有力實證支持。由於憂鬱/焦慮與LUTS存在雙向因果關係,暗示這兩大疾病之間可能亦有共同致病機轉,不同科別的相關臨床醫師應該要注意這兩大疾病和症狀之間的共病,需要相互轉介及合併治療,才能有更好的效果。

奇美醫學中心精神科主治醫師黃隆正博士建議:未來仍需要更多的研究來了解其詳細機轉、藥物發展及其他治療方法;目前奇美醫學中心在相關科別之間已經有個案的跨科別轉介治療,也都有一定的成效。

 

延伸閱讀

手術後劇烈疼痛  神經阻斷可緩解

好醫師新聞網記者游尚智/台北報 圖:臺北慈濟醫院疼痛科莊淨為醫師 部份接受過手術的患者會發生術後患部依然會感到疼痛的狀況,發生原因部份是心因性部份則可能組織問題;八旬老嫗五年前罹患乳癌,接受左側乳房合併腋下淋巴結清除術。乳房切除後,阿嬤傷口癒合順利,半年後,刺痛感擴大到腋下和肩膀...